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图书馆奇谈》续】

图书馆分区的类别名字还有一部分书名有点小问题好像不能发,改掉了重新发一下,希望不要再被屏蔽了……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设定链接也在这里QwQ】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具体食用指南请戳←

噩梦猎人设定请戳←

第一更请戳←



承上启下的一章/但是注意一下這一更不看設定的話有很大可能看不懂(・ω・)

可能存在OOC/【不太会把握老韩的人物形象还请大家下手pia的时候轻一点嘤嘤嘤><】



以后再也不写这么慢热的长文了……来自一只对自己的文笔已经绝望的咸熙x



---拉线放正文---

→前文:【证人证言-林敬言/张佳乐】



【《图书馆奇谈》-续篇】

 

中午十二时二十五分才走进餐厅的张新杰心里格外不快。张佳乐的笔录使他推迟了午饭的时间,为了能赶在午休之前向队长汇报完工作,不情愿加快速度的他只得稍稍压缩了饭量,然而就是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匆匆忙忙间依然秉持优雅的,恐怕除张新杰也绝无仅有。

 

皮鞋鞋跟与地面的瓷砖极富节奏地敲击着,像节拍器的声响,指关节“笃笃”叩响办公室的门,屋里的人平平回复“进”,一切都是那么寻常。唯张新杰知道,他手里的案子,大概是整个Q区有可能甚至是整个荣耀市最不寻常的一宗。

 

“什么事?”

张新杰居然会选这个时候来找他,这让韩文清的神色也难得动了动。毕竟是多年的老搭档,张新杰的作息整支队伍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心里不清楚的,换做平时,恐怕他们的副队已经回了宿舍,读点书,午休两三刻钟的光景,却少有破例处理公务。韩文清不是那种长于察言观色的人,张新杰的面上也不见丝毫复杂的神情,但就凭这一点他也能猜出事情的紧急与重要。

 

张新杰在韩文清办公桌前站定,理好手中的文件搁在一旁,抬手调整一下因低头稍稍向下滑落的眼镜才缓缓开口,“应当是噩梦猎人世界的事,却报到了局里。”

 

没错,不仅张新杰,韩文清也是荣耀市的噩梦猎人。两人不仅是荣耀市Q区公安分局的一把手二把手,也是噩梦猎人联盟组织区Q区的正副管理者;不仅在分局是众所周知的搭档,也是在联盟里已登记注册的半职业噩梦来人中的出色组合。

 

 

闻言,韩文清沉默了片刻,拿过方才的文件草草浏览几眼脸色又是为之一变。

 

“恐吓?”

 

短短的两个字,情感中的复杂便已陡呈。张新杰颔首,起身检查过一圈门窗紧闭没有人在附近徘徊后,主动提到了他没有写在文档中的几个细节。

 

首先是那本出问题的书。

刚接触到那本书的时候就隐隐约约有轻微的噩梦反应,他的猎人纹章在左手腕骨下方压在手表表盘下隐蔽而不宣的跳动被他觉察,而拿起书凑到鼻尖除了确定痕迹的成分之外,他同时还在试图检验他身上的噩梦反应是不是源于这本书。

答案是肯定的。答案居然是肯定的!

这就很难解释了。据噩梦猎人联盟内部记载,十年前即荣耀市市立高级中学建校之前曾找到噩梦猎人合作,希望他们能在某些方面为在校学生提供某种意义上的保护。而所谓“保护”,内容异常丰富,诸如定期检查校舍包括教学楼图书馆所有建筑在内,或者接到噩梦警报学校优先一类的。但是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当初的合约竟被双方都默默废弃撕毁了。这件事情张新杰自己虽然没经历过,但是他面前的这位、几乎可以说是噩梦猎人进入现代以来坚守岗位时间最久阅历最丰富的猎人、应当是知道的——只不过从未和他提起过。因此他陈述过这一段后特意稍作停顿,希望韩文清能补充解释些什么,然而韩文清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次,张佳乐的表现也令他多少有些费解,上学期在市立高中讲座结束后擦肩而过的刹那他便已经猜到了张佳乐的身份,再度见面对方也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大约是对自己已然知根知底,关于自己的身份张新杰也就不再回避。而目前的种种迹象却表明,张佳乐可能并没有把事情——无论是失踪案还是恐吓案——往噩梦猎人上联系,尤其是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那起失踪案。尽管交谈中自己三番五次暗示对方正确的思考方向,暗示对方事情的复杂与棘手,却似乎并未起到作用,张佳乐没有任何言行透露出他的会意。

既然能觉察张新杰的身份,那就说明张佳乐应当不是普通的游戏猎人——虽然事实上张新杰认为对方的水准完全不在自己之下,倘若韩文清和他面对面对上张佳乐及其搭档,张新杰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认定己方百分之百能赢。而既然张佳乐是半职业猎人,那么发生这类事件第一反应,最明智同时也是最快的解决途径就应当是向噩梦猎人联盟下属同名论不谈上传资料、委托解决。可张佳乐为什么偏偏不走寻常路反倒三番五次试图从警方这里寻找突破口呢?又有没有不可告人之处呢?

 

第三,则是林敬言和方锐的关系。”亦师亦友的“解释根本无法打消张新杰的疑虑,林敬言做笔录期时的遮遮掩掩和出人意料的敏感点让张新杰不由得起了疑心,张佳乐对于林方二人的关系的回答之简略之苍白更印证了他的猜测。再联系到他出入市立高中图书楼那一刻觉察出的两个不同的猎人的气息,其中一个确定为张佳乐无疑,但另一个……虽说在没有有力证据能直接排除其他选项,可凭借这一点,林方的可能性就在无形中上升了。

 

最后,另外的八本书,是不是也暗藏着玄机?按照归还顺序依次来自R类、C类、A类、B类、J类、I类、K类、S类。张新杰查看了近一星期以来的借还书记录,每天都有数十本书还入,但为什么被标记的是这八本?其中有没有蕴含什么讯息?

再者,这八本书里,每一本都残存或强或弱的噩梦反应,八本书集中放在图书馆的登记台上,这种程度的噩梦反应让张新杰都觉得有些难以招架,可在书库内却并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这又是为什么?是书库的问题吗?

 

这是整个荣耀市的历史上乃至整个噩梦猎人的历史上都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换言之,仅凭现在噩梦猎人们对自己的了解,是没办法解释的。如果是作为半职业噩梦猎人的身份接手这一谜团,张新杰自然乐意;但是,作为荣耀市的一名普通人,实在没有人愿意与之有染。

 

初春的窗外,是隆冬般瑟瑟灰蒙天空。

 

 

 

 

 

十二时二十五分,回学校食堂恐怕是来不及从那群饕餮一般的高中生牙缝里夺下任何残羹冷炙了,张佳乐悲哀地撇撇嘴,早知道就应该让老林留到最后一个,自己先录先带学生回学校的。算了,都过去了,也就不想了。还是仔细思忖今后吧。

 

午餐的问题索性就在校外的小吃店解决掉,随意进了一家店铺,纠结于土豆粉还是刀削面之间的张佳乐最后还是选择了两掺,下单前左思右想觉得会不会不过瘾,又把原味换成了麻辣口味。

 

热气腾腾的砂锅端上桌,辛辣不由分说依傍着水汽的威力冲进鼻腔,仿佛给了心口淤积的在张佳乐看来分明应该是只有女孩才会有的酸涩和忧郁招呼上了恶狠狠地一巴掌,恨不得分分钟全部驱散干净。按节气算,今日入春已近月余,可寒冬又超乎寻常的固执,迟迟不肯让贤,就算是在北方这么一座干燥枯槁的老城中,也实属罕见。桌旁便是小餐馆偌大的落地窗,常年使用却不擦拭,使得表面油腻腻的,让人感觉多少有些不适,不过它也自带别有风趣的地方,因为能看得到街道上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路人和对面市立高中校园里的建筑物,以及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曾遍布学校围栏摧枯拉朽一般烧的哔哔剥剥的蔷薇花,即便它们暂时还没有开放。

 

张佳乐清楚地记得,这家店是他来这儿工作第四年的初冬才开张的,开业头三天买一送一,他就迫不及待拖着孙哲平兴冲冲地捡便宜顺便尝鲜。那时候只有土豆粉和刀削面,没有两者合并在一起的选项;口味也只有“经典原味”,没有现在什么“鲜香”“麻辣”“番茄”“胡椒”这样花里胡哨;那个中午他也是坐在店门与柜台中间落地窗边的这个座位上,嘴巴塞满了食物只好用眼神来表达对坐在对面满脸特大字号自带加粗下划线强调效果的不屑一顾的孙哲平的不满。在孙哲平眼里,是男人就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哪儿能像这样跑来一家装修得像/资/本/主/义/复/辟/的小店消磨午餐时光——更何况张佳乐选的还是窗边一看知道是专门留给文艺女青年的位子。

此刻环顾四周,张佳乐承认,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就算当年崭新的桌椅渐渐渍入了洗不去擦不净的油污,就算这家店主营土豆粉和刀削面,也不能改变小资的装修风格的既定事实。

 

怎么会一下子回忆起这么多往事呢?筷子挑起面条就着早春的料峭微寒送进唇齿,砂锅本应当还是以前的味道:炙红的烙铁灼烧着味蕾,辣椒耀目的颜色眩晕每一条神经,舌尖上的跳动急促却清晰可数,可惜这确实已经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了。

张佳乐很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像是装睡的人那样清楚自己是在装睡。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星期有余,他找遍了所有他们执行过任务解决过委托的所有地方,找过所有熟悉他们的亲友或只是接受过陌生人,只是没有一个人还记得了。他桌子上贴着的课程表上用深红荧光笔画起来的体育课,现在也由从G区的一所高中借调来的老师执教,新老师叫于锋,比张佳乐小上几岁的样子,专业成绩优异,工作认真负责,除了不太好相处外几乎无可挑剔。新老师住进了以前孙哲平住过的宿舍,暂用孙哲平以前用过的办公桌,看起来应该也是不知道之前这里发生过什么。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看起来就像是水到渠成。

他的搭档孙哲平,消失了,就像他从未来过。

但所幸的是,还剩下一个地方,张佳乐没有找过。这并非现世的某一处所,而是一个虚构的社交平台。

他把最大的希望留在最后,现在却又担忧它会不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溃自己。

 

 

 

 

 

张佳乐,接下来要去哪里——

 

 

回办公室.

再去图书馆看看.

→回宿舍休息.


【《图书馆奇谈》】-FIN-

June
18
2017
 
评论(3)
热度(13)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