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张佳乐的回忆E】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设定链接也在这里QwQ】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具体食用指南请戳←

噩梦猎人设定请戳←

第一更请戳←


---拉线正文---


前文→【《图书馆奇谈》续

→再去图书馆看看.

 

【张佳乐的回忆E】

 

图书馆的大门紧锁着,铁门上贴了煞白的公告,宣布“由于馆内照明设施检修,图书馆暂时不开放”的事实并“望同学们相互转告”。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张佳乐拍拍自己脑袋,这才意识到无论如何午休时间图书馆都是不开放的,刚刚居然忘记了。牵牵嘴角尴尬地笑笑,算了,既然已经一点多了,宿舍恐怕已经锁了大门再回去也得绕路,就随便转转吧。

 

说起学校的图书馆——张佳乐恍惚间又想起做笔录时张新杰的问题“你是否听说过一些学校的传闻呢?尤其是关于学校图书馆的”——传闻他确实没听说过,货真价实的恐怖事件倒是经历过不少。

 

 

 

 

 

那还是发生在六年前林敬言刚调来管理图书馆的时候的事了。

 

晚间,张佳乐和孙哲平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孙哲平先回了宿舍,张佳乐还得去办公室加班。注意到办公桌上自己前段时间借图书馆的书还没有归还,就又去了图书馆。彼时当天归还图书馆的所有图书都已经归了位,但是门并没有锁,登记系统也没有关,书库的灯也开着。张佳乐想着林敬言可能还没有走,但是又不好再给人添负担,就自己登记还了书。而就在他进到书库打算把书放回书架上原本的位置时,书库的灯一下子全熄灭了,紧接着,就是消防门被人从外面上了锁的“咔哒”声。

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张佳乐立即拔腿冲向书库的门,使劲用拳头把门砸得“咚咚”响外面也没有人回应。电灯开关就在书库门边,他“啪嗒啪嗒”折腾了好几次可就是打不开,事发时已是仲秋,虽然才下午七点不到,暗淡的天色和空荡荡的书库,还是令张佳乐有些毛骨悚然。几次试图翻窗砸门脱逃无果后,他放弃了挣扎,划开手机的锁屏,打算打电话叫大孙来解救他。

 

——什么?可恶,居然不在服务区内!

张佳乐气得几乎想要摔手机,他该说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吗?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接不通电话啊!

 

而只顾着吐槽的张佳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后一书架本来早已很是破旧的藏书,渐渐变新了:压痕折痕都不见了踪影,封面封底上修补缺口的透明胶带也消失了更不需要它们了,字里行间的墨水痕以及乱写乱画仿佛都在无形中被涂抹删掉,取而代之的是展白的书页以及平整的书角。

 

然而张佳乐自始至终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愤怼中,直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使他猛醒过来。

 

“晚上好啊。”

那声音全然不是人发出的,噩梦呼之欲出,空洞、冰冷,萦绕着死亡的气息,就好像白森森的獠牙抵在颈动脉处,对方稍一用力便可以随时了却他的性命。也正是那一刹那,他所经历过单个最强劲的噩梦反应从身体内部暴起,炽红的刀刃将胸膛中的空气切割成几部分,心率陡增体温猛升,几乎要冲出他的控制范围。

 

正如人类的痛觉,噩梦反应也是猎人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指头被针刺会立即缩手,是为了避免受到更严重的伤害。猎人们通过噩梦反应判断眼下还未知的形式,做出判断制定战略,或战或逃,抑或且战且逃,至少能找到一个可靠的方向。然而,面对现在的局势,噩梦反应对于张佳乐而言无疑是一种负担。突然现身的噩梦带来突兀的噩梦反应,缺少了噩梦渐渐靠近的过程中猎人本身抵御能力的逐步适应和抬升,在那种剧烈程度的噩梦反应之下,任何人都很难立即调整好状态直接迎战。而猎人身上噩梦反应越剧烈,就说明来袭的噩梦等级越高。更别说张佳乐现在正身处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在加上噩梦之间几近为零距离,弹药师张佳乐又是远程职业,倘如不能及时做出有效反应,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何况,此时此刻,被突袭的张佳乐身上,连把正经的武器都没有。

 

发觉自己脱身的可能性已经被对方压缩到了最低的张佳乐旋即改变了策略,顺手扯过一本精装硬皮的大部头依仗噩梦猎人超乎寻常的膂力狠命砸向攻击自己的黑影,但是那身影反而闪身一退,迅速钻进了书架间狭长的走廊,似乎想要和张佳乐拉开距离。

 

这又是为什么?黑影的举动令张佳乐一下子不解了,按常理来说,噩梦在与噩梦猎人尤其是偏远程攻击类型的猎人进入对战状态,会想尽一切办法近身,发挥它们近战中的优势,不过,毕竟是这么高等级的噩梦,在恶的漫长累积中学会了使用新武器倒也不足为奇。可是张佳乐没有时间多想了,黑影抽身而去的方向正是这个书库唯一的出入口,要想出去,这是唯一的途径,张佳乐求成心切,拔步追出,却借着窗子透进的路灯昏黄的光,看见了远超他最坏打算的情形。

 

书库入口处,伫立着一个少年。少年看起来比张佳乐要小上不少,眉目清秀,长风衣裹住大半身体,让张佳乐不禁联想起了S1区轮回最近几年风头正盛的周泽楷,唯独可惜的是带了一身浓重的戾气,礼帽下一头橘金的碎发也在戾气的作用下微微摇动,面相虽善,实则不善。而实际上,噩梦是没有其本身的形态的,在成为噩梦之后还能维持一定的外形的,也只有——被噩梦所害的噩梦猎人。

 

可是,最出乎张佳乐预料的并非如此,他是K区的副管理者,噩梦猎人变作的噩梦这几年来手底下也不知道处理过了多少个,但是,令张佳乐在意的,不仅是他的级别之高,而是,这样的噩梦,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这等强度的怨恨,没个三年五载恐怕是不可能形成的,若是估计得再大胆一些,也许是五年前、甚至更早、这所学校还归属H区嘉世管理时便已埋下的祸根。五年前嘉世,那又是何等的传奇?联盟中样样都是排头兵的嘉世,又怎么会放过这样显而易见的祸害给自己遗留下隐患?再说,他来这所学校工作,几番暑去寒来,也没有见过更没有听说过图书馆的噩梦的存在,怎么会,怎么会今天好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一样,来袭击他?

 

也许张佳乐还有更多没明白过来的事,但是由不得他细想了,走廊尽头的噩梦率先发起了攻击——手起,枪鸣,穿堂而出的子弹拖曳着凄厉的鸣声划破长空击碎苍穹,张佳乐试图闪躲,可还是一个不留心被呼啸着划伤了手臂。

 

张佳乐缩回了书架后,而对方似乎在向这边逼近——不,不对,这不应当是攻击他的噩梦的脚步声,此时的自己于那个噩梦而言,根本就被钉在了砧板上任人鱼肉,那么那噩梦也没必要那么焦急,脚步声也不会这样焦躁、凌乱。他屏息凝神,紧紧抓住所剩无几的理智尽己所能去分析混乱的局势,用最后的冷静告诉自己就算得不到幸运女神的垂青也可以突破这里的困境。而他等到的,竟是书库消防门被打开的声音。

 

书库的门被打开,外面的灯光倾泻进来,斜斜拉出门框的形状和一个他最熟悉不过的身影。

 

“张佳乐?”

 

——孙哲平!

 

“大孙!”

惊魂未定的张佳乐还是以死里逃生的庆幸和喜悦迎接了来援救他的搭档,无论如何,他也是K区的管理者,噩梦猎人中毫无疑问的强者,他不会向任何人表露出他的恐惧,即便是出生入死患难与共的搭档也不例外。

 

走出那个他一分钟也不想多待的书库,张佳乐发现门外还有一个人,林敬言,正拎着图书楼的一大串钥匙,脸上虽说疲惫多少也有些释然的笑意。

 

三个人返回教室宿舍楼的路上张佳乐才从孙哲平和林敬言口中拼凑出整件事情的经过。

 

先是孙哲平直到八点多还不见事先约好一起跟下一位委托人视频谈委托案的张佳乐的踪影,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便决定去办公室看看情况,噩梦猎人确定搭档后搭档间在战斗状态或一些特殊情况下五感共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可以记忆共享,因而即便是不符合五感共用的条件,彼此之间心灵感应也会有一些,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大老爷们儿当然不相信这些,但事实证明,它们不停刷存在感还是会让两个人有所获益。孙哲平寻着那个念头,就找去了张佳乐的办公室,敲门进屋,门是虚掩的,屋里开着灯,可一个人都没有。孙哲平先后又去了小卖铺和张佳乐的宿舍,发现张佳乐没回来之后就打了张佳乐的手机,可是显示暂时无法接通,这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上上下下找遍了行政楼和教学楼,无处可寻之际孙哲平想到了经常接收不到手机信号的图书馆,于是又叫来了林敬言,最后终于在书库发现了意外被关在里面的张佳乐。

 

细细听过孙哲平对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述,一路走来始终和乐平二人保持半步距离的林敬言又笑说:

 

“也幸好是我这次出差回来飞机没有晚点误事,要不然张佳乐你就要窝在书库里过夜了。”

 

所以事发全程林敬言都不在学校?

所以孙哲平也不是因为听到枪声才找到图书馆?

 

所以本来今天图书馆不应该开放?

所以除了他没有人听到那声枪响?

 

 

 

 

 

所以现在,那个当初袭击他的噩梦,又回来了吗?

 

张佳乐凝视着图书馆北书库的玻璃窗,眼底闪过一抹意不甚明的暗芒。

 

 

 

 

 

接下来去哪里呢——

 

 

回办公室.

→回宿舍休息.


【张佳乐的回忆E】-FIN-


June
25
2017
 
评论(2)
热度(10)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