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林敬言II】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设定链接也在这里QwQ】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具体食用指南请戳←

噩梦猎人设定请戳←

第一更请戳←


---拉线正文---


不好意思林方的时间线崩了……所以那两篇【证人证言】做了一定的改动,可能需要重新回看一下……直接在原文上做了修改不妥当还请指出。

新一版请戳这里→【证人证言-方锐/林敬言/张佳乐

确实抱歉.【鞠躬


先更BE再更HE/只是希望不要被喷得太狠……


前文→【林敬言I


→好,我也有很多要弄明白的地方。

 

【林敬言II】

 

 

初春的空气隐隐约约蕴着些许暖意淋在发梢,下午四时的光源略略偏西,温度浸着图书馆门前丁香的幼芽。

又是一年,花发草长。

 

张佳乐跟着林敬言进了本应禁止入内的图书楼,沿着楼梯一路向上,林敬言握着的一大串钥匙悠悠摇荡着在楼梯间晃出古老的民谣。

 

 

“就是这里了。林敬言停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门楣边的亚克力牌上印着档案室三个黑体字。

 

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张佳乐不禁皱了皱眉,积攒多年的灰尘给脚下的白瓷砖滤去了欣然的光泽,蛛网沉睡在梁边墙柱间任意角落,随随便便一个轻微的动作就会荡起无数扑面而来的颗粒物。房间并不大,但是密密麻麻摆满了对开玻璃门的铁制置物柜,硬塑料制的蓝文件盒整整齐齐码在里面,一个摞一个,比他还要高。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不用网络不用电脑啊,多方便多快捷……”

 

林敬言猜出张佳乐是被这么大的工作量吓到,忙解释说,“其实也没有这么多,大部分都是学生的档案,已经毕业的占绝大多数,只有那边的几个小柜子,才是教师的档案。”

 

“十年前的档案电脑里当然是没有的,”旋开柜门上的锁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文件柜的照片,这才接着说道,“虽然现在在职的老师们档案都录入过了,但要是找十年前已经离职的老师的档案,恐怕只有这个办法了。”

 

“哦……这样啊。”张佳乐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没有意识到应该上前一步给林敬言帮帮忙。

 

“就是这些了,”一番搬动后林敬言抱出一摞文件盒,“在我们之前入职的所有的教师档案。”

 

可是张佳乐并没有很在意去听他在说什么。

 

图书馆藏书上留下的恐吓信息,在外面能感受到但走进书库又消失不见的噩梦反应,似乎知道什么内情的张新杰,比起平时格外执着于刨根究底的林敬言……还有失踪的孙哲平。他只觉得脑子里很乱,所有线索揉作一团,像是勒在颈间的乱毛线,越挣扎缠得越紧;但他知道那只不过是一根线,中间没有断,也没有分叉,他现在看的到的部分都应按照某种特定的顺序排列在一起,修修补补添上些东西便能呈现出缠困住他的谜团的全貌。可顺序会是什么?还缺什么、他是不是还漏掉了什么?无从而知。

 

这几天他并不怎么忙,学校活动期间事情是有点多,但是也没到天天都要加班加点的地步,可实际上却一直没好好休息过,晚上回到宿舍首要任务是抑制住自己刷手机的冲动,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去翻联盟的新通告,看到噩梦猎人落花狼藉的ID彻底消失他的搭档就此一去无回他也无处可寻。他尝试着利用以前花在处理委托案上的时间去画画,学校的紫叶李开了,满树满枝的粉白,在孟春午后醉醒人的依旧乏于温度的风中涤荡着,像亚麻色头发少女朴素的棉布裙摆,是一年的初始最纯真的姿态。但张佳乐无心画下去,训练有素的线条在纸上深深浅浅高高低低自顾自排列成花树的模样,唯那不可或缺的一味情愫除他之外无人知晓。他也试着去收拾房间,结果却越收拾越乱越糟糕,反倒是翻出了不少尘封的回忆和触景生情的感伤,比如去年同月他画下的紫叶李同样纷繁的枝条。

 

 

 

注意到张佳乐走神,林敬言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来他一开始叫上张佳乐同去就没有要他替自己干活的意思;二来虽然他话不多,和别人一起不讲话也不觉得尴尬,但是张佳乐爱聊还怕冷场,这样总归对双方都好。掀动纸张窸窸簌簌的声响在他一个人耳边微漾,而眼前若隐若现的浮光掠影挑明他并非在文件中专心翻找。

 

 

 

奇怪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九年前应聘进入这所学校教书,送走第一届学生之后,也就是六年前,又带了大概两个月的高一新生认识了方锐,调去教务处管理图书馆,麻烦……好像也是这时候缠上的?

不对,第一次进学校图书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那里的不对劲,六年前被调去管理图书馆,那更是一百个不愿意,不止是因为听说了而且几乎相信了学生的传言,还有更早之前方锐惹上的糟心事儿。


大约是六年前的十一月,那会儿林敬言还是方锐他们班的副班主任,学校三楼的三号食堂看起来经营不善倒闭了,楼梯口被挂上鲜红的警戒线。各班班主任不约而同特意在班里强调了“不要去三号食堂少惹麻烦”,但是每个班总有那么几个小子不听话,非要壮着胆子美其名与跑去探险,方锐他们是最早的一支。

就在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那几个不明真相的学生剪断警戒线,揭下停业通知,偷偷摸摸钻进了三号食堂,在那里,他们……

 

嗯?

林敬言手下一顿,目光停在“已调出”三个大大的红字上。

找到了!

 

名字是……

 

叶秋?

离职时间是十年前?

 

下面还有一份。

苏沐秋?

 

 

 

“张佳乐?我找到了。”林敬言急不可耐唤回张佳乐神游天外的意识,不由分说就往他怀里塞了其中一份。

 

张佳乐本想草草扫过档案上的信息,眼神却凝滞在姓名一栏不再移动。

“叶秋……”嘴唇微不可察地翕动着,喃喃念叨这个名字。

 

“怎么了?”

 

“啊,不……我没事。”

 

“这还有一份,你看看。”说着林敬言又递过来一份文件,档案上的记录也结束于十年前,稍早几天的时候。

 

档案上的名字……

苏沐秋?

 

叶秋?一叶之秋?叶修?

苏沐秋?秋木苏?

 

“对这两个名字有印象吗?”

 

“呃……”张佳乐踌躇了下,“没。没有。”

 

“那先这样吧,”林敬言站起身,活动活动蹲得酸麻的腿,掏出手机拍下两份档案的全部内容然后对照着起初的照片一一还原好文件柜的摆放又重新塞回手机,再度开口道,“去吃饭吗?一起吧。”

 

“估计不行,”张佳乐尽可能在不抬头去看他不出卖自己听说过其中一个人的事实的前提下最大程度表现自己的诚意,“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边说边大踏步向前冲。



 

【林敬言II】-FIN-



→后文(这次没有做选项emmm)

苏沐秋


June
29
2017
 
评论(2)
热度(8)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