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多cp】When Spring Comes-海滩以及琥珀和青玉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设定链接也在这里QwQ】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具体食用指南请戳←

噩梦猎人设定请戳←

第一更请戳←


---拉线正文---

实在无奈了还是标【多cp】吧

这一更是满满的喻黄……真的不好意思标双花了.

乐乐我对不起你orz


前文→

【噩梦猎人的委托】



【海滩以及琥珀和青玉】


张佳乐选的这地方谈不上隐蔽,可若是从未来过,恐怕荣耀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难找到。


荣耀市的边陲,G区和K区的交界,向东可以望见教堂尖尖的哥特式塔顶,向西有茵绿的花花春田,再往南就是海岸线,水墨泼就嶙峋的山峦,山脚下是银灰的沙滩,赤着脚踩上去,颗粒略大的沙石还会硌人。海滩上随处可见突兀的黑色,有滚落的碎石,也有烧烤用的木炭,被旅人随意弃置在此。这里冬半年低温而多雨,夏半年高温却少雨,不过因为临近水边,气温年较差也不会大到哪去,所以除去了每年总有的那么几个月的湿冷的寒风,也算是结庐安身的不错选择。


前一夜才下过雨,抬头望去还是一片瑟瑟,初春的风钻过街尾巷口,奔向海天相接的尽头。


这地方选的倒是不错,喻文州摇下车玻璃,手肘支在窗框,心里如是想着。




比起素来沉静又熟稔此处的喻文州,初来乍到的黄少天显然已经呱噪到了几乎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哎队长你看那边好多鸟啊,在市里都看不到的!”


“怎么越走路上的人越少啊,队长你是不是给张佳乐那家伙坑了啊,哪有他说的什么什么地方啊,我可是G区土生土长的我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他一个K区人怎么会知道?”


“不对啊队长你很熟悉这里的路呀,难道你来过?”



“对啊,”喻文州双手虚握着方向盘在崎岖山路上缓缓转过弯,眉眼含笑轻轻点了头。“在认识少天之前,就认识这里的路了。”


黄少天表示“我竟无言以对”。

虽然这话确实是没错。


喻文州从小就知道G区有这么个西港,记忆里儿时的西港是村口的孤女,纵然美丽,却是如洗的清贫。荣耀市南端的边境也是少年人常来的地方,G区东港刚刚发展起来,才和北边的H区通航,而西港就这么一直被搁置,彼时的他也形容尚小,身边唯一的同龄人又是那样锋芒毕露、锐利而张扬,虽说对方丝毫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但在那般差距所带来的阴影下,自卑感几乎是无可避免的,时不时蹬着自行车来西港散散心,附带替西港鸣鸣不平,抚柔一番少年人特有的酸涩情绪,而后重新骑上车,回头上路,便又是另一重天。

而这几年伴随着东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西港人不由得给吸引了去,西港便愈发显得寥落,工作之余再来西港,只图西港的僻远幽寂,至于目的,也就只剩下偷得浮生一日凉的私念了。


顺带一提,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从小培养起的职业噩梦猎人,现任G区蓝雨的正副执行长官,猎人ID: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实际上双方约定见面的地方倒也不神秘,不过是一所普通儿童之家,后院的围墙塌了一半,掩映在苹果树纷繁的花枝下,虬卧的荆棘却恰巧补上了疏漏,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

穿过荆棘缠绕的缝隙,依稀看得到庭院里的建筑物,那应当是座旧楼,墙面涂鸦的颜料都斑驳脱落,本就昏暗低矮采光困难的木窗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夜晚被打碎了玻璃,于是终失去了最后遮风挡雨的功能。


“就是这儿了,”喻文州停好车,望了眼他们即将与委托人见面的场地,“也亏他能想的出来。”


“这地方,”黄少天跳下车,“我就不明白了,多大事儿啊非要搞的神神叨叨的,天都快黑了把人拖到这里来一会儿路上回去怎么走啊?而且嘴上说是咱们辖区和百花的交界,说到底还是归蓝雨管的吧,这周边的环境张佳乐怎么摸的这么清楚啊?”


“可能是因为之前接过这里的委托吧。”喻文州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拧动车钥匙熄了火,从车里拎出了两瓶矿泉水才关上车门。


“啧啧队长我跟你说,我觉得吧,我认识的所有G区人里,像这种地方估计也就你能找到。”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水,边喝还不忘边打量着四周,“但是话又说回来,要求解决这附近的噩梦的委托应该不多吧,毕竟走了这么远就看见这么一个有点人间烟火气的,还是所儿童之家,明显小孩子要比大人多好多的。还有,队长你感受一下,恐怖游戏都喜欢选偏远的小镇子孤儿院森林设定成故事地点,其实这些地方偏偏噩梦少之又少,反而上次那叫什么名字来着的高档小区,一进大门遍地都是猎物。”


说到这儿,黄少天还故意撇撇嘴,以表达他由衷的不屑。


他们这行,比起处理灵异事件的凶险只多不少,最要命的是外界一度质疑重重,逼得整个联盟没有活路,问题就出在外行人对他们的猎物的理解上。


噩梦有别于灵异事件里的恶灵,恶灵通俗一点即所谓的“鬼”,但是噩梦与二者皆有本质上的区别。噩梦来源于荣耀市普通市民内心的恐惧以及一切负面情绪,噩梦没有其本身的形状,外表由看到它的人的内心最容易被唤起恶的因素决定。噩梦是人性本恶的产物亦是人性本恶的证明,人看到后会自然被噩梦同化作恶,作为噩梦的载体传播负面情绪、为他人带去负面影响,从而产生更多噩梦。被噩梦同化为恶是人的本能,正如噩梦猎人与噩梦生而势不两立。


被噩梦同化的过程是可逆的。噩梦猎人猎捕噩梦后噩梦带来的影响就会从人身上消失,只不过不能根除,尽管留下的只有记忆。就好比每个人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一直不开心,再难过的也总会有过去的一天。


恶灵和“鬼”则不同。恶灵牵扯到人灵魂本身的客观存在;“鬼”是恶灵所带来的心魔,就不再多加赘述。


噩梦猎人的职责是缉捕噩梦,之后会交由联盟内部特定的机构统一处理,处理后的噩梦被称为“原梦”,是猎人世界固有资产的一种。只有危险程度较高的噩梦才会当场毙命,外界的不解也纠集于此,他们认为噩梦猎人是在猎杀人本身的存在,并因此对猎人彻底封杀。


一众猎人: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哎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我怎么觉得我还是喜欢上次那个委托啊,要是所有委托都能自由进出那些噩梦的聚居店就好了,都不知道能顺到多少油水。”


喻文州落在黄少天身后半步,身子微微侧向一边的围墙,自始至终静静听着,适当的时候应上一两声,任由他叽叽喳喳满嘴跑火车。近十年的搭档,不管需要不需要,默契都还是有的,甚至有时候黄少天不在他身边没有话唠了,喻文州还会觉得耳朵里空落落,怅然若失似的。


幸好这种情况很罕见,就像联盟下属论坛里一个妹子说的那样,喻文州和黄少天,是碧蓝的汪洋和金黄的沙滩,永远都是成对出现的。前者温润,如青玉(Sapphire);后者生动,如琥珀(chrysophoron);玉的价值,是需要滋养才能体现的;琥珀的珍贵,在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他看到了,笑着,不做评价。


也不可置否。



忽然等到黄少天不说了,他们所等候的那个小黑点也好容易才在地平线上,出现了。







→【】




*儿童之家……就是孤儿院啦。


回来填坑了。

大家晚上好啊【然而不会有人理的x

虽然哪怕喻黄的糖现在吃起来都是刀。

更别提喻黄的刀和别的cp的刀


后排悄咪咪ball ball你们……觉得这篇会被歪成黄喻的给个评论啊orz

会不会都给我个评论啊我真的怕歪成黄喻……

这篇喻队有没有太矫情啊有没有ooc QAQ

这儿真的害怕啊orz

August
01
2017
 
评论(10)
热度(15)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