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奇怪的生日礼物】

When Spring Comes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一更写得没有上一更好看而且很有可能会看的云里雾里的喵【躺平挺尸】

而且乐乐喜欢会开花的植物喜欢蔷薇,算是一个私设吧,避免踩雷所以事先在这里预告出来w

顺便这次的选项都很无厘头.我的锅【诚恳脸】因为就像正文最后说的”风雨就要来了“,第四更【第三更的话是报案的选项的后续】会有一发大事件,前面没有埋伏笔也不太知道该写什么作为选项.

嘛,那大家就来猜一猜那个选项会触发接下来的大事件好辣(*/w*)


以及,这儿已经是一只对自己的文笔有些绝望的咸熙了QAQ 求轻打轻喷QAQ


食用指南请戳←

第一更请戳←


---拉线以下正文/---


再等等看

 

Feb.24th, Wed.

 

六点四十分的闹铃准时响起,窗外还是一片漆黑的夜。张佳乐从被窝里坐起来,揉着迷蒙的睡眼,伸手关掉了闹钟。手机屏幕画面昨天晚上就已经被他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去年初夏学校围墙上盛开的蔷薇——他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拍照片的人,手机里除了和孙哲平的合照之外图片文件就少得可怜,去年夏天也是碰巧外出返回学校时遇上这哔哔剥剥燃烧满墙的蔷薇花,继而想起了什么,雀跃与震撼之余才掏出手机拍下的。

 

毫无疑问,作为男性高中美术老师这样的稀有物种之一,张佳乐确实多多少少会有显得与大众格格不入的爱好,就比如说,爱花。自幼深受家中老一辈人的影响,各个方面都不怎么出色的张佳乐竟然在侍弄花草中显露出一点点罕见的天资。虽然来日际遇一直不如意,但是这个陪伴他整个成长过程勉强还能称上正常的打发闲暇时间的方式从未被遗忘。诗书不成诵、棋艺不见精的少年记得住每一种他所见过的所在书本上得知的花草的名字,甚至深谙他们在生长环境方面的喜好,对他们的性格的了解就犹如莫逆之交一般了然指掌。

 

而少年成熟之后的兴趣似乎更倾于蔷薇,娇艳的花瓣呈递炽诚的火苗,始于暮春暮色,结于初夏初雨。枝叶旁,常弥散泛着晚霞色泽的花香,浓烈激扬却不莽撞。纯情的少年可以采撷她来表达自己纯真的触动,失恋的少女可以全无防备地找她哭诉——她是玫瑰甜甜的姊妹,是长不大的少女。

 

好吧,实际上,张佳乐钟情于蔷薇的原因不仅仅如上。而除此之外,其余的便是他拍下那墙蔷薇时脑海中的所思所想。

 

手机放回床头柜,换上衣服一番洗漱再简单收拾一下宿舍,便拎包出门。此时学生大多已返回教室开始早读,前十分钟还显得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偌大校园一下子就变得静谧又空荡。食堂里除了三三两两的老师也不见有其他人,张佳乐自己也只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去行政楼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学校的教师宿舍和行政楼分别处于L形校园两端,中间依次是学生宿舍、食堂、操场和教学楼。整幢楼呈U形,带上天台一共六层,坐西北朝东南,张佳乐的办公室在三楼,正是字母U落笔的位置。

 

办公室很大,共享的老师也很多,前后排了三排,东西两扇门,张佳乐的位置在东侧靠墙一列、中间第二排。

 

 

 

 

 

“早啊张老师。”

推门进去的时候林敬言早已忙完乱七八糟的杂务、坐定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了,见同事来了就抬起头打个招呼,桌角热气腾腾的茶叶水,置物台上绿油油的盆栽,所有的都是那么稀松平常。

就好像昨天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林早啊。”

恍惚间张佳乐突然觉得,好像孙哲平根本没有消失,而是昨天他不在学校出差或者外出忙于什么别的公务所以自己才没有见到他,然后今天早晨他们又都像以前那样起床、上班,在各自的办公桌前坐下,各自给学生上课,中午在食堂见面,晚上又一同处理被委托的任务。

 

可是这一切根本就不现实。

孙哲平消失了。

昨天下班之后张佳乐去了以前孙哲平的办公室,办公室门上的座次表没有他的名字,办公桌也是空的;接着张佳乐又去了孙哲平以前的单人宿舍,同样没有被人使用的迹象,落满了灰尘。相识的同事路过,问张佳乐来这里做什么,他笑笑答道没什么随便转转顺便来看看你们,老师们也就随意互相调侃几句又各自去忙各自的事。

没有人记得现在那个走廊尽头闲置的宿舍曾经住过一个和他们同一批来这里教书的年轻人。

只有张佳乐自己记得他。

 

可是,

也只有自己始终记得他,他才不算是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

脑内有些东西膨胀得厉害,回忆在心跳下兜兜转转成不成调子的华尔兹。

 

 

 

 

 

“对了,张老师,”林敬言突然神神秘秘把头凑过来,将张佳乐拉回了现实。

 

“嗯?”

 

“生日快乐。”对方和和气气一笑。

 

“谢谢。我自己都差点忘记了。”

 

“我也是才在手机上看到,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还真是不好意思。”

 

张佳乐闻言不禁低下了头、自嘲一样地笑了笑。往年他的生日都是和孙哲平一起过的,今年却意外横生了这样的枝节,怎么不是可笑可叹呢?

 

 

 

一整个上午也是那么的宁静无事。张佳乐觉得自己的生活完全没有昨晚睡前想象中那样发生了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日常工作,备课,上课下课,下个月学校活动宣传版面的美编设计……他好像从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而以另一重身份经历的那一切,包括形形色色的委托人形形色色的委托案,包括孙哲平,才根本是镜花水月,虎兔相逢大梦归。

 

他不自禁抬手去摸下颏左侧的伤疤,从靠近颈部的位置向左耳耳垂延伸,极为细狭的一道浅浅的凹痕,他本是那种不易留疤的皮肤,但是这道伤的印记却是那样深。那是他们一同出生入死的见证,是人间与地狱交汇的尽头两个年轻灵魂的吻痕。

 

 

 

——“是一场大梦终于醒了,还是我们的流年已经老得蹒跚?”

 

 

 

 

 

第四节下课。张佳乐正在从美术教室回办公室的路上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

 

“您好,张佳乐先生是吗?您的快递在校门口,现在可以来拿一下吗?”

“啊,好好我这就去。谢谢你啊。”

 

快递吗?尽管张佳乐不太记得自己最近有在网上买过东西,也又没有亲戚朋友告诉他给他寄了什么什么东西让他记得签收,不过这说不定会和孙哲平的消失有关系?抱着一丝侥幸,张佳乐拉了拉衣领,改变了原定路线。

 

取回来的快递是个扁平的小方盒子,很常见的上掀式开盖,外包装很严实,卷了两层快递袋,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举着小刀的张佳乐笑得一副了然,心里感叹终于赌对了一次,一边想着快递盒里会藏下什么猫腻一边手起刀落纸盒应着他的动作自然打开。

 

“咦?”

打开快递之后的张佳乐先是震惊。

 

这是?

这是……

 

“空的吗?”

听见张佳乐那儿“咦”了一声,林敬言也转过脸来凑热闹。

 

空的啊,确实挺令人惊讶的。

 

空的,对,是空的。

这是空的。张佳乐心下像是突然确定了什么。

 

“嗯,是空的。空快递,恶作剧的吧。”

张佳乐应付着林敬言点了点头,扔掉垃圾、将快递盒收进了抽屉里。

 

望了望林敬言重新投入工作中的侧脸,张佳乐深深呼出一口气。

哪里是什么空盒子啊?盒子里面,分明是百花缭乱的猎寻的枪匣,他作为噩梦猎人百花缭乱的武器匣,他的标志性配件。

自己的枪匣为什么会不明不白地被人寄来学校,原本好好收在里面的自动手枪猎寻又在哪里?

 

孙哲平的消失,只剩下枪匣的猎寻,有人在阻碍他作为噩梦猎人的前行吗?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剥去鳞片的蛇、拔去爪牙的猫,侧腹最柔软的地方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安全感可言。

 

窗外的阴云越积越重,正午时分的天色暗的近似隆冬的黄昏。

风雨就要来了。

 

张佳乐,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没有别的办法了。

风雨就要来了。

 

【奇怪的生日礼物】-FIN-


May
13
2017
 
评论(5)
热度(19)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