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图书馆奇谈》】

When Spring Comes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脑洞大开的一更/

终于进入正题了啊超开心♥


食用指南请戳←

第一更请戳←


顺便祝大家端午节安康啊( •̀ ω •́ )


---拉线更新---

【前文】

再等等看.【奇怪的生日礼物】

报警?【张新杰I】


→风雨就要来了

 

Feb.29th ,Mon

 

今天的图书馆也是一样的平静。林敬言边这么想着,边从手里一大串钥匙里找出和图书馆正门上那只锁相对的那把,扭开了大门。

 

学校的图书馆是一幢独立的建筑,外形被设计成一本摊开的书,每一层的大玻璃窗便是镶嵌在书页中的图画和文字,造筑之精用心之深,都可见建校之初校方对于这座图书馆的重视。图书楼内分四层,一层有南北两大间半地下的书库,往深处走还有一个堆放课本以及校制印刷品的小仓库,二层是自习室、机房和杂志报刊阅览室,三层则被分割成了零零碎碎的小房间,作为学校各社团的活动场所,至于四层,大致也就分布了些文印室档案室以及校史馆等诸如此类的听起来看起来很光鲜但是实质上没什么用处的作秀工具而已。

 

林敬言的工作区域主要在一层,负责学生日常的图书馆图书借阅和归还的登记、学期初通知各班搬新书搬练习册,有时也会上到四层去,归纳整理新生新教师的档案,或者在哪一份档案上记录相应的奖励和惩罚。说来也是好笑,他本来是以教师的身份进入这所高中教书,结果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学校的行政人员之一,还一下子就干了好几年,林敬言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

 

下午四点的阳光透过身后的窗把他的影子投在登记台的桌面上,现在离学生下午放学的时间还早,他也好不慌不忙把准备工作都做好。

 

找到总电闸通上电,打开书库的门和灯,简单检查藏书的摆放,最后回到登记台,打开电脑登入学校图书借阅登记系统,听着下课铃打响,就陆陆续续有学生往这边来了。

 

 

 

 

 

“老林!”

林敬言刚刚在登记台坐定,图书楼门外就出现了张佳乐的身影。

 

“张老师。”

见是张佳乐,林敬言谦和地笑笑,应该是下个月学校活动的事情吧,林敬言想着。学校领导把内容方面的策划工作分配给了他,美术编排则由张佳乐负责,在办公室长时间交谈怕影响其他老师工作,而张佳乐最近私下好像也是很忙碌的样子,两个人一直没有就这方面仔细商讨过目前还存在的一些问题。今天大约是张佳乐终于腾出了空闲,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讨论敲定之后应该可以拟成最后的方案。

 

而张佳乐的来意恰如林敬言所猜想的那样,在登记台上展开手中的纸卷,指尖依次滑过中性笔勾勾画画的地方,逐一明确分歧所在。说话间图书馆的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排队登记的人越来越多,林敬言也不好再和张佳乐这样聊下去了。见林敬言忙起来了,张佳乐也就准备去食堂吃晚饭了。可还没等他出门,就听见

 

“啊——”

 

是尖叫声!

 

张佳乐和林敬言同时瞩目声音所来自的方向,北书库。惊愕之余又有学生跑来说,I区文学类,出事了。

 

事情发生在北书库I区文学类分区总37号柜。

两人赶到时只见两个女生抱在一起缩成团,眼睛直直盯着被扔在地上的书。注意到了学生因为恐惧而圆睁的双目,林敬言料定是那本被丢在地上的书出了问题,可是捡起来一看,他也险些手一抖把书丢开,32K大小铜版纸印刷的扉页上,赫然是一只血淋淋的手印。

 

“怎么回事?”

简单安慰两名当事女生后的张佳乐凑过来时也被眼前所见吓住了,但是毕竟由于另一重身份的干系,大大小小的灵异事件他从小也没少经历,比起林敬言,他自信自己应该还算冷静。而此时此刻,他几乎当机的大脑里,占据绝大多数空间的却只有煞白的背景墙上三个无比熟悉的字——孙哲平。

 

张佳乐闭上眼,深呼吸,用片刻时间勉强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即刻开始了应急处理。他一边指挥几个恰好在图书馆的比较了解的学生去找学校更高级的领导来现场,要求学生互相通知暂时留在图书馆原地不要动,不要离开一边安排其他女孩子带两个当事女生先去书库外的走廊休息。做出一切自己尽可能做到的努力后,张佳乐才发现林敬言一直呆立在放这本书的书架旁边,眉头微蹙、眼睛直直盯着手中的书,似乎是愣在了原地、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张佳乐想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好让对方振作一点,可他刚绕到林敬言身后,林敬言却主动开了口。

 

“村上春树的《图书馆奇谈》,”林敬言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应该是上星期五才还的,我对这本书还有点印象。”

 

“会不会是学生的恶作剧?”

发生的一系列谜一样的事件还都历历在目,张佳乐实在不愿意再把这件事和其他怪事联系再一起,孙哲平的消失,还有……尽管他也知道学生恶作剧的可能性之小,但是,他更不希望这件事又是因他而起,又是某个正在他的人生中渐渐成型的谜团的一部分。

 

“不太可能。”

林敬言微阖的眼眸又重新睁开,思索片刻便对张佳乐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学校的图书馆书库不是谁说进就能进谁说什么时候进就可以什么时候进的,面向学生开放的时间只有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下午五点到六点的一个小时,星期六下午学生放学回家,星期天下午返回学校,故不开放。且南北两个书库的钥匙均只有一把,仅林敬言一个人持有。每天下午第三节课他会来图书馆开门顺便开窗通风,管理学生借阅归还的登记,最后将所有图书归位,关窗锁门,离开图书楼下班。依照林敬言的回忆结合图书馆的借阅记录,即可得知这本书归还于上星期五,当时林敬言也有粗略检查书籍是否有损坏等情况,但是他很确定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手印。书库的窗户可以确定是在周末两天之间都是关着的,因为星期六下了雨,如果门窗没有关好必然会留下淋雨的水痕——可是这些都没有。那么,也是说,自上星期五林敬言将这本书归至北书库I区文学类37号柜并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过北书库,更没有人有机会碰这本书留下这样的痕迹。

如果假设手印是在今天开馆之后被学生有意按上去的,则对扉页的手印进行分析,由于铜版纸质地的特殊性,在开馆之后不足五分钟的时间内印上手印等印痕干透再放回原处紧接着就被发现确乎不现实,但是目前而言掌握的线索还有限,不能妄下定论,报/警也许是比较好的选择。

 

“哎哟我去老林啊,”听完林敬言零零碎碎一大堆分析之后张佳乐连害怕都忘了,“你是在构思小说吗?”

 

一番肺腑之言被当作驴肝肺,林敬言只好颇为无奈地笑笑,没有理会张佳乐而是独自站到了窗边拨通了110。

 

 

 

 

 

学校领导和警察先后赶到不过是几分钟之后的事,虽然校方的第一反应是对外买个封锁消息对内买个息事宁人,可是偏偏警察后脚紧跟了进来,没办法只得配合调查。

 

虽然校方一口咬定只是学生恶作剧,但是人家毕竟来了,出警的流程无论如何也得走完,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更何况这次请来的还是张新杰这位大神。

 

 

 

张新杰,荣耀市Q区公安分局的霸图支队的副队长,为人以一丝不苟著称,时间观念极强,无论是案情分析推理还是执行任务拿人归案,从未出现过失误,以至如此年轻便在局里受到这般重用。上任以来一直充分发挥着其分析力与判断力,作为队长韩文清的左膀右臂,屡建奇功。

 

彼时已经过了平时下班的时间,天色渐渐黯淡下来,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又是热闹又是寂寥。

 

 

 

 

 

 

简单了解了事情经过看了物证,张新杰也初步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原因与林敬言的分析类似,都是建立于铜版纸的独特质地和留下暗红色痕迹的材料的基础上,但是更周密、更严谨、更有说服力。而留下暗红色痕迹的究竟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检验才能得出结果。说这话之前,张新杰特意带上手套拿起书凑近鼻尖闻了闻,脸上的表情霎时变得很严肃。

 

在校方的坚决要求下,张新杰最终同意先安排其他无关此事的学生回班自习,但同时他提出,希望校方能提供一定人力协助他们检查书库所有藏书,一来广泛搜集物证有助于接下来的分析,二来也为避免同类事件的再发生。

 

 

 

排查的工作进行到了九点多钟,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林敬言和张佳乐,加上校方的底线是不能让更多师生知道这件事,所以只得由当时在现场的跟随张新杰一同出警的值班警员和极少的学校人员开展。然而结果着实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进过全面排查,出现暗红色手印的虽然只有起初的那一本,但是还发现了做有其他标记的藏书八本。这八本书也都是在扉页的位置,被人留下了类似弹孔的痕迹。

 

八本问题书籍在图书借阅登记台上一字排开,场面一度阒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焦急地等待着眉头紧锁的张新杰再说些什么。

 

除了张佳乐。

 

张佳乐独自一人站在大门边,远离人群的地方。学校有人持枪?这绝对不可能,但是这些弹孔又是哪里来的?他想起来自己作为噩梦猎人的配枪,自动手枪猎寻。排查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本留有这样的弹孔的书,之所以会发现这本书,并不是张佳乐一本一本找出来的,而是在接近R区医药卫生类时,他的猎人纹章产生了极强的噩梦反应,逐着噩梦反应的源头寻去,这才找到了这本被标记的书。现在八本书被聚在一起,噩梦反应更为强烈,为了避免自己不经意间流露出什么异常的言行招致怀疑,也为了减轻噩梦反应带来的身体负担,他这才避开了众人,远到一个反应稍受抑制的角落。

他同时承受噩梦反应最多的一次,总共也只有六个,当时还有孙哲平帮他分担,这才算是勉强扛了下来。要是换成G区蓝雨的喻文州,很有可能连三个够呛。不过话又说回来,喻文州毕竟是术士,不像张佳乐的弹药专家,可以用术法辅助也就没有硬抗的必要了。猎人纹章剧烈地跳动这,血液好像被煮沸了一样要冲破肌肤的阻挡喷薄而出,此时此刻的张佳乐是多么希望自己也学几个抑制噩梦反应的术法,就算没有实质性的帮助至少也可以好过一点啊!

 

照这个想法,疑点也就出现了,为什么八本书都在书库里的时候没有噩梦反应呢?或者是说,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噩梦反应呢?难道是书库的原因吗?张佳乐虽为噩梦猎人之中的顶尖大神,但对于法术方面的知识却并不是很了解,面对眼下的情形,最多也只能猜测出书库有问题这么一星半点并没有什么用的信息。况且马上就要到学生下晚自习放学的十点了,听刚刚领导和张新杰的沟通,大意是建议他们先带物证回去,每天学校会派专人送几名作为证人的学生去警局配合他们调查,张新杰也同意了。从旁看来,暂时推不出什么结论的张新杰大约也是要告辞了。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心想终于要结束了他好回去休息,可正在这时,精疲力竭的他又听见有人叫他过去。

 

“张佳乐老师,过来一下。”

 

“明天上午八点三十五分,我们需要你和林敬言老师一起带这五个学生去警局做笔录,务必准时到达,我会在门口等你们。”张新杰咬字并不重,但是很清晰,恰似窗外孟春星夜。

 

【-《图书馆奇谈》-】-TBC-

 

证人证词-学生

证人证词-林敬言/张佳乐

 

May
30
2017
 
评论(1)
热度(21)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