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莫德雷德中心】观星指南(二)

现pa,我流ooc的圆桌,又名【没有粮吃我要饿死了】

私设如山就不考证到底多少了,

介意请左上角自割腿肉自己开心仅此而已


cp随机掉落,可能出现的大概加莫,藤丸立香x玛修,梅林罗曼以及贝崔

主要是亲情向的旧剑莫和盾亲子


注意:本章有两句话贝崔,结尾引自FGO终章原文,谨慎食用x


Bgm:Peter Bradley Adams- A Way To You Again


——————————————————————————————————

七年的阔别后在熟悉的床上重新醒来,对任何人而言大约都称得上是种奇妙的经历。


莫德雷德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她和亚瑟一起挑选的红白相间的灯饰,赤红的染色褪得凄凉。

清晨熹微的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溜进来。她回到了曾经朝思暮想的生活中,却又那么的不真实。她曾亲手打开了被诅咒的门,追着门铃前来迎接到访的陌生女人时,丝毫没意识到这将成为贯穿她整个童年的噩梦的起点。


手表上时针堪堪指向五,她本来起不了这么早的,这都要归功于她从小就有的那么一丁点的认床。好吧好吧,莫德雷德承认,可能不止那么一丁点。

蹑手蹑脚下了楼梯,推开后门走进院子,亚瑟的后院有个游泳池,小时候夏天亚瑟会在池子里放满水,池子不大,但足够她一个人玩的很开心;秋天就把落叶一股脑儿扫进游泳池底,窝在落叶堆打盹儿,睡不着也要装睡,等着亚瑟做好晚饭来找,秋日融融的午后,即使看不到阳光,也觉得幸福


今年高大的梧桐树的落叶也如约而至,不过亚瑟对园艺没什么兴趣,不怎么打扫庭院,落叶就随意选择自己乐意的位置。泳池的瓷砖近几年也饱受风吹雨打,蔚蓝如英吉利海峡不幸淹没在伦敦雾一般颜色的灰尘中,尽失光荣与尊严。


莫德雷德蹲在泳池边出神,亚瑟走到身边都都没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外面冷就别待太久了,站一会儿快点回来吃早饭吧。」


搭在莫德雷德肩上的外衣领口仍保有亚瑟掌心的温度,在前一天夜里方才送走过境狂风的湿冷空气中,隐隐约约一盏明灯似的。


早餐是三明治,夹了切成一指厚的圆片煎熟的香肠,还有溏心蛋。莫德雷德对着三明治里的生菜发难,亚瑟坐在旁边,笑着往桌角的玻璃杯倒橙汁。


后来想想,如果能用吃生菜来代替接下来即将面对的种种困难,莫德雷德一定以及肯定会毫不犹豫吞下成打的菜叶子并高声称赞提议人的高明。


伦敦的生活没有那么轻松。因为跟摩根的拉锯战,莫德雷德从小基本上没好好学过几门课,学校实行的走班制也让莫德雷德不适应了很久。记忆中摩根那些刻薄的言语以及时不时的人身攻击如同淬了毒的针线,在她面对舒适的新环境渐渐放松警惕的时候刻意扯紧她每一根神经,把它们都系成死结,圣诞节前她惨兮兮地拎着期末成绩单回家找亚瑟签字,本以为会挨上一顿训斥——实际上亚瑟并没有那么做,看到成绩单的那一刻他的脸色阴沉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原状。


「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就好。」亚瑟签下自己的名字,像签署一份重要文件,合上钢笔,把成绩单递还给莫德雷德。态度之认真,以至于莫德雷德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


结束了期末考试便是假期,圣诞节连着新年可以在家待上将近一个月,背着书包看着前面一撮同班的男生女生欢呼雀跃着走出校门,半张脸缩在红围巾下的莫德雷德撇了撇嘴。


亚瑟照例在校外等她,轿车没熄火,发动机嗡嗡嗡转着,亚瑟站在车外冲她挥挥手,脖子上围着一条相同款式的蓝围巾。莫德雷德钻进车子,准确的说,是钻进四门紧闭的干燥温暖的空气里,伦敦的冬天温度比起摩根居住的城市不算低,然而湿冷的空气砭人肌骨着实难耐。亚瑟握着方向盘倒车出库,问起莫德雷德假期里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


莫德雷德心说天气这么糟还能去哪儿,沉默半晌居然想到那么一个,纠结着开口,说想去小时候住的地方。


「想去住几天。」

莫德雷德的视线黏在自己被啃的坑坑洼洼的指甲上,等着亚瑟的回复。


「好啊。」

出人意料的,亚瑟看起来兴致很高的样子,于是莫德雷德自认为无趣至极的提案,竟然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被定稿,成功当选假期计划的最终版本。


莫德雷德行动力向来惊人,自然是继承了亚瑟的优良传统,只消半天,两人就从亚瑟发家致富后购置的大别墅里撤退出来,带着最精简的生活必需品撤进以前住的房子里。


他们窝在厨房里烤姜饼人搭姜饼屋,亚瑟的技术显然不如以前那么娴熟了,每一道工序都得参考食谱——亚瑟从法兰西带回来的、莫德雷德还是个熊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被翻的破烂不堪的食谱书。糖霜是莫德雷德调的,被摩根一个人丢在家的夜晚,她时不时会偷偷“借用”锅碗瓢盆乱丢一气的厨房,用不多的零钱买来鸡蛋和糖粉,可以和出一大碗糖霜,麻烦归麻烦,总比街上卖的便宜得多。爱吃甜食是孩子的天性,记得亚瑟打糖霜的时候,她一瞅见机会就用手指蘸着往嘴里填,亚瑟好气又好笑,有次实在拿她没办法,索性一碗成形的糖霜摆在她面前,自己溜到一边看书去了。亚瑟在甜食方面的限制让莫德雷德的渴望达到顶峰,而缺了亚瑟的管束的一碗一碗的糖霜,她最后总是吃到泛酸泛苦。


顺便,修正一下措辞,莫德雷德现在也是个熊孩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节目一边凶残地咬掉所有姜饼人的脑袋的熊孩子。


亚瑟还在厨房和烤了一半的司康饼以及中途坏掉的烤箱进行艰苦卓绝的搏斗,电视剧男女主角深情对白中突然横插一阵敲门声,莫德雷德要去开门,却被亚瑟拦在了门后。


他前一天就接到了电话,送圣诞树的工人问他什么时候送来合适,搬回老房子过圣诞节本不在计划之内,临时更换地址只好又拖了一天。刚才又在专心致志地哄劝罢工的烤箱忘了时间,没来得及打发莫德雷德出门,希望她看见这棵树之后依然惊喜才好。


那棵树是亚瑟依新居客厅的尺寸订的,此时此刻放进这个小小的家显然大的过分,只得立在游泳池里。送圣诞树的工人和亚瑟也算是老相识,和亚瑟打听为什么前两三年都没订了今年又订这么大一棵。亚瑟含糊解释今年有孩子呢,工人大叔大概是会错了亚瑟的意思,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亚瑟无奈,又问起大叔的家人,大叔骄傲极了,「一片林子的松树随便他们打扮!」




后院聊的热烈,屋里莫德雷德瘫在沙发上难熬得很。为什么亚瑟没让她去开门,是摩根来了吗?亚瑟怎么会知道?她想起摩根支配下的那些平安夜的孤独与恐惧,一个人蹲在火炉边,怔怔地听着木柴劈劈啪啪燃烧作响发愣。母亲又不知道去哪里联谊了,出门前试穿过又不满意的衣服堆得满床满沙发到处都是。至于手机,偶尔也会响,尽是些群发的祝福短信,看不看都没什么意义。


所以看见亚瑟笑容满面地从后门进来的瞬间莫德雷德整个人几乎原地当机,任由他用围巾蒙上她的眼睛,在屋子里转三圈然后被领进后院,她知道这代表亚瑟要给她一个惊喜,从她记事起,一成不变。


其他时间两个人就趴在餐桌上包装礼物,写节日贺卡,亚瑟送她去溜冰,他们还商量着等到复活节要领养一只猫咪,亚瑟想养一只叫Cable的狗,遭到了莫德雷德的强烈反(妒)对(忌)。晚饭后读书,亚瑟挑了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给她,莫德雷德不置可否,她更喜爱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儒勒·凡尔纳也不错。亚瑟最近在重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华年》,客厅茶几上放了一本济慈的选集,时不时翻一翻——反正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属于莫德雷德提不起兴趣的东西。


圣诞节当天莫德雷德直到早上十点才睡眼惺忪从房间里爬出来,亚瑟出门采购,在桌子上留了便条和热可可,房子里有点冷,可能是出门前特意熄灭了炉火,以免发生危险。壁炉上挂着莫德雷德的圣诞袜,隐隐约约看得出来塞在袜子里的规则六面体的形状。莫德雷德走过去把它摘了下来,送件人收件人各自心知肚明,没什么好兴奋的。她早就不相信圣诞老人的传说了,摩根对这些骗小孩的把戏嗤之以鼻,简直就差用脚趾头诋毁他们的愚蠢了,莫德雷德难得觉得,摩根说的对。


袜子里塞着个包得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比手掌稍大些,系着红丝带。圣诞卡寥寥几言,心思尽数藏在礼物里。盒子里是一只似曾相识的瓷杯——是了,是那一晚不知是摩根还是亚瑟摔碎的那一只。




短暂的假期就这么一点点流逝,期间贝狄威尔来访过一次,顺带捎来崔斯坦的节日卡片,好在他只字未提莫德雷德上次离家出走的事;高文兄弟几个也来蹭吃蹭喝,用独门秘制的土豆泥换走亚瑟一大盒各式各样的曲奇饼;兰斯洛特的礼物拜托了邮政公司,在节日当天稍晚送到了亚瑟的门廊前,亚瑟给兰斯洛特家两个孩子的礼物早早寄了出去,加拉哈德和玛修,莫德雷德记得兄妹俩的名字,其他的已经想不起来了。

亚瑟也给摩根寄了礼物,和莫德雷德硬着头皮写得歪歪扭扭的贺卡,不过没有收到摩根的回信。


一月初寒假结束,莫德雷德重新回到学校,亚瑟把她的学籍换到了本地一所还不错的完中,暂时不必担心升学问题。生活依然在继续。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待她都不错,莫德雷德偶尔打架,对方欺人太甚的情况下。即便是她不太擅长交朋友,没关系,亚瑟的布丁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参加了学校的天文社,虽然真正原因是社团招新期间不明就里地被热情的学姐拉去天文社的摊位填了个基本信息顺便稀里糊涂地买了本书,《终极观星指南》,还算有趣,莫德雷德勉强给了及格分。她渐渐意识到自己远比想象中要独立,虽然亚瑟总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在亚瑟面前她自己也常没来由默认他的观点。莫德雷德,坦言之,并不喜欢这样。她开始拒绝亚瑟周末一起远足的建议,借口要和同学出去看电影。毕竟生活总要继续,走在路上碰见兰斯洛特也能坦然相对。亚瑟只当女儿的变化是正常现象,崔斯坦下班后时不时拉上兰斯洛特去喝一杯,因为贝狄威尔总是拒绝他。现在亚瑟也加入了他们,仅限于莫德雷德发信息说晚上在学校图书馆就不回家吃饭了的情况下,亚瑟成功获得称呼“空巢老人”一枚。


「谁不是这样。」兰斯洛特带头举杯。

「贝德维尔卿一定会说’往事就付诸流水吧,虽然要用冰冷刺骨的水来冲刷’」崔斯坦紧跟兰斯洛特的话题补刀。

「别太夸张,崔斯坦。」亚瑟笑道。

崔斯坦闻言也笑着回答「贝卿的确会这么说呢……不知为何,他对我总是特别辛辣……真令人怀念……」


-TBC-


下一章加哥上线qwq如果我还写下一章的话qnq

终于可以开始观星了xxx累成 doge


July
26
2018
 
评论(2)
热度(49)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