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猎人设定为纯原创设定.严禁转载二次演绎或套用.

 

【双花】When Spring Comes-【张新杰I】

When Spring Comes

架空背景荣耀市,噩梦猎人设定,

文字游戏,

构想来自PC游戏FSN(Fate/Stay Night),由各异的事件串联组成不同画风的路线,按照路线的先后以及事件的顺序进行更新,

主cp双花,

其他cp伞修、喻黄、周江周、林方、韩张,etc.不过基本正副队无差

 

有虐有甜,不定期撒糖,慢热慢热超级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哈哈哈哈居然爆字数!!!!

恭喜张副队顺利上线XD


食用指南请戳←

第一更请戳←



-照例拉线正文-


报案?

 

Feb.24th ,Wed

 

早晨张佳乐醒得着实有些晚。

 

昨天下午下班之后左思右想还是去请了假,尽管考虑到大孙的消失和他们所从事的另一份工作联系应该更密切,但是,总觉得报了案可能会稍稍安心些吧。

 

起了床拿过手机看了时间,估摸着教师宿舍楼上其他人大多都该去了办公区才换上衣服偷偷摸摸出了门。到楼梯间,张佳乐没有立即向下走,而是从二楼上了三楼。

 

教师宿舍的布局类似用一个左手打的对勾,东西分作两部分,东侧部分正南北走向,西侧部分坐东南朝西北,与校园另一端的行政楼遥相呼应;内部一共七层,下三层住男教师、上三层属于女教师,中间的第四层是空的,消防门也是常年紧锁,据说是出过什么事情,就再也没住进去过人。不过,具体是什么事,张佳乐也不清楚,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了满足好奇心而惹祸上身的事谁也不会做,盛传的说法也都倾向于保证女性教师的安全之类——毕竟学校才建了十来年,哪来那么多流言蜚语供师生饭后茶余。

 

张佳乐的宿舍在二楼西侧,透过窗户可以看的到自己的办公室和正下方孙哲平在二楼的办公室。而孙哲平恰好住在他的正上方。

 

对于他们两个而言,好像世界就应该如此之小。

 

二楼上到三楼,不过一分多钟,三楼的消防门也没有上锁,转身向西侧走廊,张佳乐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他印象中孙哲平的宿舍,果然不出所料,门从外面锁上了,门上的小玻璃也没有像其他有人住的宿舍那样从里面覆盖住;房间里面堆满了闲置的被褥,似乎要贴在玻璃上一样,窗帘把光线死死狙隔在外面。

 

被拦在外面的张佳乐叹了口气,说不清心中是失落更多还是无奈更多。

 

他尝试着提示自己:还有很多孙哲平可能出现的地方、很多他们曾经共同经历喜悦痛苦伤感的地方、很多他们刻印下共同回忆的地方,自己都还没有去、都还没有找,怎么偏偏就知道找不到见不到了呢。

或者,张佳乐,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懦弱、没自信、没勇气。

要么,你就是害怕找不到给自己更多的可能承载不了的打击;要么,你根本就没打算去找到他。

 

明明是用光了一辈子的运气才遇见的人啊。张佳乐。

 

 

 

他确实非常想找到孙哲平,可是,从哪里出发、去哪里找,找多久怎么找,这期间工作怎么办委托怎么办。一个个都是棘手的问题。

下一步怎么办。

怎么办。

熟稔的字符画在脑海里兜兜转转编作一组无解的方程,而一场没有剧本的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此时手表表盘的时针已经偏离了罗马数字X的位置,向下一刻度跋涉去。上午第三节课也有班级开始在操场上体育课,自己再以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出现在学校尤其是出现在学生面前极为不合适,所以还是先去报案,上午半天的空闲,必须好好利用起来才行。但是,没有相关孙哲平这个人的存在的任何信息和证据,哪怕去了警局,警察会相信吗?张佳乐极为不满地立下flag这次要是让自己找到他为了什么事情逞英雄抛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苦苦寻找他,就一定……

一定……

 

拳头狠狠砸在门上,震得灰尘扑簌簌地落。

 

总之还是先去一次警局吧,如果能借助警方的帮助、调来监控什么的,应该会比自己一个人的寻找高效得多。

 

 

 

 

 

学校附近就有一间派出所,骑上单车出门左转过两个街口再右转,张佳乐一路寻找的独栋三层建筑就映入眼帘。

 

虽说以前从没来过,但是学校附近的派出所,于此地供职这么多年的张佳乐还是知道的。上个学期时的治安宣传讲座,正是学校和这里合作举办的。

 

锁了车推门进去,有个小警员正抱着杯子守在桌前值班。

 

“您好。”察觉到有人进来了,对方立刻起身,向张佳乐至以职业性的微笑。

 

“您好,那什么……呃,我朋友,他,失踪了。”

张佳乐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来过警局,上次来还是刚刚入职的时候,怎么报案、需要提供什么材料,一概不清楚,只得开门见山、直接言明自己遇上的麻烦。

 

“失踪是吗?是您联系不上他吗?”

 

“不……昨天中午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

 

“你们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或者他和其他人有没有产生什么矛盾?”

 

“没有,都没有。”

张佳乐垂下头,手指在警局大厅的石桌面上不安地划来划去,石料很光滑,表面似乎还浮动着初春的寒凉气息。看得出来,他的不安、他的焦虑,甚至有可能已经到了一种慌张失措的地步。

 

“好的,我了解了,”负责接警的小警员着实是个比较善于沟通的人,他没有强行要求张佳乐自行说明什么,而是一点点排除比较可能的猜想,留下最后一个正确答案。“没有任何预兆失踪了并且确定不是不愿意与认识的人联系而是被某些客观条件限制不能联系是吗?”

 

张佳乐点了点头。

应该是吧,不然,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午晌之间又能消失到哪里去呢?

 

“我查查看。您朋友的姓名?”

 

“孙哲平。”条件反射下吐出这个名字的途中张佳乐有一瞬间的迟疑,他在担忧、忧虑如果警方查无此人,又会是怎样的态度?他不得而知。恐怕比被当做神经病联系家属带走或交由精神病院处理好不到哪里去吧?

张佳乐不由得生出这样一番感慨:同为人民公仆,人民公仆何苦为难人民公仆?

 

然而,不幸的是,张佳乐那一瞬间的迟疑,还是负责接警的小警员察觉到了。

抱着怀疑的心态姑且把报案人这一迟疑的表现归于过度紧张的小警员在公安局内部户口查询网络平台的搜索框里输入了这个名字,查询结果却令他大吃一惊。他不由得重新抬起头仔细打量眼前这个报案人,染成酒红色的小马尾吗,估计不会是什么正派人。

 

注意到对方的注意力突然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张佳乐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没说明白名字的写法就匆匆补充。但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张佳乐的猜测再一次变成了现实。

 

“是对的,我没有输错,”小警员折身重复查看了两遍自己输入的内容,才把屏幕转向张佳乐,表示,“不信你自己看,查不到这个人。”

 

查不到这个人。

 

果不其然。张佳乐原本随意搭在桌面上的右手手指在突然用力收紧,死死扣住石制桌面,目光凝滞在鞋尖的某个点,有种莫名的冲动在体内燃烧,冲撞着他整个身心——他真的不知道还应该做什么了。

 

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负责接警的小警员立在一旁审视着报案人,说句实话,自这名报案人踏入警局的那一刻起,他相比于其他报案人尤为明显的慌张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报案人显然已经不是少不更事的年纪——可能比自己还要大一些,但是这种程度的不安、焦虑,证明报案人还在隐瞒着什么,这还是值得职业警察给予同等的关注的。

他心下思忖着还要不要再追问些什么来印证自己的猜测,可派出所的门又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个身着警服的颀长男人,头发梳成标准的二八分,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半框银边眼镜,鬓若刀裁眉如叶勒,可惜的是唯独缺了些许眼睫的生动,不然的话大概出门也是能引来无数少女回头;皮鞋擦得干干净净,警官制服熨得平平整整,衬衣扣子严丝合缝系到最上面的一个,左手腕骨下带着手表,一眼便知其一丝不苟的行事风格。

 

“副队好。”认出来者身份的小警员旋即起身,标标准准敬了礼。

对方还礼,却依旧不见面部表情的变动。

 

“怎么回事?”似乎是注意到张佳乐的异样,被称作“副队”的青年问起一边负责接警的小警员。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只是摆摆手,示意小警员自己会代替他处理并要求他暂时回避之后,再次把目光转向了张佳乐。

 

“我是张新杰,荣耀市公安局Q区分局的副队。”

 

“张佳乐,荣耀市市立高级中学的美术老师。”

张佳乐强打精神,勉出一丝苦笑对这个人介绍了自己。可就在四目相接的刹那,张佳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他们是同一类人,有可能还是某种意义上的同行。

他见过这个人,就是在上学期治安宣传讲座的时候,会记得这个人的原因当然不是盛传于女学生和某些年轻女教师中治安讲座上这位张副队和他们另一位名叫韩文清的队长关于女性正确自我保护动作的演示,而是讲座结束后擦肩而过的刹那,张佳乐就觉察出对方以及同道的韩文清队长、略有异于常人的信息。

毫无疑问,面前的警局副队长,也是一名噩梦猎人。现在、很明显、他在试图隐藏自己作为噩梦猎人的特点,目的是不希望张佳乐察觉出其真实身份,可是张佳乐毕竟是噩梦猎人联盟中的一线顶尖大神,对方展现出这样的技术企图欺瞒过他,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但是,能展现出这样严密的技巧的猎人,放眼猎人群体、能力确实也是数一数二的。

 

可张新杰他既然已经知晓了张佳乐的噩梦猎人的身份,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开诚布公呢?

是因为觉察到了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而避讳吗?

 

 

 

“对于刚才那位警员所描述的经过,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张佳乐捋清思路的功夫张新杰早端坐在一旁,并示意张佳乐也坐下后便开口发问。

 

“没有。只是……”

 

没等张佳乐说出口,他的话就已经被张新杰打断,“张佳乐老师,”——他顿了一下,稍作选择还是挑了“老师”这个称呼——“很多情况下,特别是你所接触的很多情况,都是我们作为警察无法接触到的。关于您的朋友,失踪时间不超过三个月,警方依照规定是不能立案调查的。所以,仅我个人的意见而已,倾向于您来解决。”

带眼镜的男人微微颔首,镜片反射过一道冰冷的白光。

 

张佳乐当然听得出来他话中别有深意,点了点头平复一下心情也就起身告辞。张新杰在后面透过玻璃门目送他很久,直到远的看不见为止,才缓缓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韩队。”

 

 

 

 

 

警局门口种了一大丛迎春花,三月将至,明黄色也基本上凋零殆尽。转瞬即逝的二月已经接近尾声,张佳乐才想起来,今天,原来还是自己的生日。他不禁低下了头、自嘲一样地笑了笑。往年他的生日都是和孙哲平一起过的,今年却意外横生了这样的枝节,怎么不是可笑可叹呢?

 

头顶的阴云越积越重,正午时分的天色暗的近似隆冬的黄昏。

风雨就要来了。

 

张佳乐,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风雨就要来了。

 

 

 

*根据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失/踪/立/案/标/准/,没/有/明/显/证/据/证/明/失/踪/人/口/是/被/拐/卖/被/绑/架/或/生/命/健/康/权/被/侵/犯/,/超/过/三/个/月/才/能/立/案/侦/查/。

 

【张新杰I】-FIN-

 


May
20
2017
 
评论
热度(12)
© 发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